第七章 展露锋芒

小说:没有魔力也能成为世界最强 类别:古代言情 作者:焱与娜米涅雅 字数:4278

手中柔软的感觉让的内心微微触动,下意识的用握紧,让身前的少女发出惊讶的声音。

“那...那个...可以稍微松开一点吗?”

“啊,对起,握疼你了吗。”

“没...没有,就是...”

一丝红晕出现女孩的脸,她低头,视线停地面

呼吸稍稍加快了些,松开了涅雅,从再遇的状态中恢复了正常,脸变得更加红润。

“哪里舒服吗,你的脸有点红。”

“有...有吗。”

两人陷入沉默,气氛逐渐向尴尬的方向发展。

“你...你这几年过得还好吧?”

似是感受了尴尬的气氛,鼓起勇气向涅雅问道。

慢慢抬起头,偷偷打量面前的男孩,双手搅一起,目光相对的时候立马收回视线。

“我这几年过得还好啊...你呢?”

“就像你看的一样,我这几年的变化就连我自己都有些难以置信。”

你说你是的时候,我也吓了一跳呢。”

视线扫过被破坏得一塌糊涂的森林,涅雅对的实了惊讶,能将高阶兽瞬间冻成雕,真是可怕的实呢。

“没想你居然变得这么强了呢。”

“是啊,我也没有想啊。”

长长地吐了口气,他确实没有想,曾经如同废物般的自己短短的一个月中脱胎换骨,这种变化,只是提就会让的内心激动无比。

“喂!!你怎么跑得那么快,追得我们都快要累死了!”

“是啊,你怎么突然就消失了,招呼都打一声。”

声音从身后的森林中传出,正是佩妮菈和博卓,撑身边的树木,向抱怨道。

“抱歉抱歉,只是感应了她有危险,只能以最快的速度赶过来啊。”

“哼,真是稀奇,居然这么急的来救一个人。”

“有一件事让我很意,这位女孩子是谁啊。”

身旁的灰发女孩,博卓一脸兴趣的问道。

“对了,还没给你们介绍过呢,她叫娜米涅雅,五年前曾救过我一命。”

“欸?”

“欸?”

两个惊讶的声音同时响起,约而同地看向涅雅。

“怎么?很意外吗?”

“啊,就是很好奇底发生了什么,你这个家伙居然需要别人来救。”

“呵呵,那件事还是要提了,我们还是快点回学院参加考核去吧。”

想提起遇见涅雅的原因,将话题转移学院考核

“确实,快要决斗考核的时间了啊。”

天空中太阳的位置,博卓也一旁提醒道。

“涅雅,我们走吧。”

“好。”

知为何,返回学院的途中没有再遇兽,反倒是博卓若有所思的托下巴,像是知道其中的原因。

返回的路和涅雅走一起,莫名的沉默让前方如同电灯泡般的另外两人感觉

前方的两人,第一次感觉随意的聊天是一件困难的事。

“涅雅。”

“嗯。”

“有没有感觉累,要要我背你。”

飞速地出现一抹红霞,涅雅摇了摇头,见状,只得继续安静下来。

“这两个人,有情况啊。”

“好像是呢,我第一次看这么乖巧的呢。”

前方传来了低声交谈的声音,的注意身边的女孩身,并没有发觉他们的窃窃私语。

“你看他那个傻傻的样子,真是有意思。”

“哈哈,他这是喜欢这个女孩吧。”

“喂,你们说什么呢?”

“啊,没什么,今天天气真是好啊,哈哈...哈哈。”

“哦,是吗。”

想去了解这两个人讨论谁,虽然能猜测一些,但是想讨论这些事情。

太阳渐渐地升了最高处,空气逐渐变得温暖。

“一会儿一定要让我碰,一会儿一定要让我碰.....”

了博卓的低声祈祷,的脸写满了无奈,也心中祈祷千万要碰这个战斗狂人。

的决斗,并没有什么吸收经验的想法,无聊地与涅雅和佩妮菈聊这几年的经历,当然,与神秘三人组的相遇自然没有告诉她们。

与涅雅交流的过程中,余光突然扫远处出现的一个熟人,感受的视线,向比了一个鄙视的手势。

意的收回视线,对于泽的挑衅,他并没有过多的意,一切都决斗场见分晓吧。

“下一场决斗,决斗双方分别为C级班级的同学和同为C级班级的泽同学!”

伴随裁判的呼声,缓缓走决斗场的台阶。

“小子,我一定要让你好好感受一下我的厉害。”

决斗场的一边,远处的另一边泽也走了场,一来就发出了符合他性格的话语,听对方如同杂鱼的台词,笑了笑,并没有放

微笑扭头看向涅雅所的方向,出场之前,女孩担心的为他加油,让知道这局决斗自己必须要赢。

“加油,泽老大,把那个没本事的小子教训一顿!”

决斗场周围,一些认识泽的人发出了高声的助威,至于,没有几个人意这个几乎没听说过的名字。

而正因为如此,他们今天才会感受由衷的震撼!

“虽然这么说很嚣张,但是对起,今天这一场决斗,我有能输的理由。”

“嚯~没想这种话会从你的嘴里吐出来,真是让人爽。”

如同赢定了般的话语,泽再一次感觉了对自己的轻视,这个学院,除了高级班级的变态,恐怕没有几个人敢对自己说出这样的话。

“失去战斗能即被视为认输,那么现,决斗开始。”

发出决斗开始的指令后,裁判如同瞬移般出现了决斗台边缘的高台

“呵呵,小子,我马就让你再也笑出来。”

“话还是一如既往的多啊。”

左手护腕的水晶闪烁起紫色的光芒,开始调动水晶中储存的

抢先攻过来吗,既然如此。”

虽然性格是很好,但是基本的战斗常识泽还是烂熟于心,从小受家族培养的他,注定比普通的学员强一截。

当然,那是没有遇的情况下。

闪烁淡黄色光芒的线条泽手中勾勒,一个复杂交织的式浮现而出,随的注入,一根用闪电凝结成的长矛出现泽的手中。

破风声响起,闪电长矛带恐怖的电弧向飞去。

“气势错啊!”

感受了闪电长矛的威的右手向地面虚抓,一根将近两米宽的柱突然从决斗场的地面伸出。

滋滋的响声和柱破碎的清脆声音同时响起,闪电长矛轰击柱时,长矛的电弧就疯狂地对柱侵蚀而去,柱承受住那股,爆碎开形成了一片雾。

白色的雾气让人看此时的情况,泽紧紧的盯那片雾,瞬间眼瞳紧缩。

一道人影以几乎无法看清的速度冲出雾,仅仅几个呼吸间就出现泽的身侧。

“哼!”

几乎是眨眼间,恐怖的带黄色电流的泽身体中爆发,感觉对劲的用风属性强行定住身体,旋即向后急退。

“晚了!”

几颗涌动爆裂的电弧的电球从泽的身侧飞射而出,锁定了的气息,下一刻就出现的面前。

又一次恐怖的爆炸,的区域被炸出了滚滚的黑色浓烟,地面也因弧的摧残裂开,出现了几道粗大的裂隙。

决斗场周围出现了此起彼伏的惊呼声,被威那么强大的法击中,即使是中级班级的学生也会出现伤势。

“嘿,被中阶法正面轰中,我看你还怎么保持你那惹人厌的姿态。”

浓烟逐渐地被风吹散,决斗场周围蕴含各种情绪的目光看向的地方,充满意外的声音从同学们的嘴中脱口而出。

“怎么可能?”

“他居然还能站起来?”

“这个人是什么来路?居然没有被击败?”

紧紧地盯那道身影,浓烟终于消散殆尽,而的身形也出现了众人的视线之中。

“那是什么,是法盔甲吗?”

对,难道是凝结成的盔甲吗?“

静静地站那里,感受了被围观的,拧了拧还有些适应的脖子。

“呵呵,这个防御,果然没有让我失望。”

浑身被淡蓝色的坚覆盖住,次的王城之行,有一个原因就是因为要观察和研究盔甲的构造。

动了动身体,感受了坚盔甲对身体灵活性的影响,虽然实验了无数次,但有些关节处依旧有无法消除的阻碍问题。

过,甲带来的收益几乎可以让完全抛开甲对灵活性的一些微足道的影响。

曾想象过无数种战斗方式,最终还是选择了这种简单粗暴的方式。

用风之法则创造出的可以短暂地融入身体的每一处,通过这样的方法就可以让拥有恐怖的移动速度,代价则是会对身体和精神造成极大的负担。

毕竟随速度的提升,对神经的反应能就有了巨大的要求,如果精神没法时刻处于高度紧绷的状态,恐怕高速移动起来第一个失控受伤的就是自己。

而这就引出了第二个问题,如果精神高度紧绷的状态下还要分神去防御从各方向飞来的攻击,即使用敌人出手,也会先一步因为精神的崩溃而倒下。

“寒所凝成的盔甲,即使破碎也可以用及时修复,真是个错的主意。”

就这样,变成了现的这个浑身覆盖甲的人影。

场中的被甲覆盖的人影终于有了动静,身边的空气中,蓝色的光芒逐渐凝结成了如同长枪般的锥,没有丝毫的犹豫,锥以极其惊人的速度飞向了泽。

粗大的泽的眼中断放大,锥所携带的恐怖寒意和闪烁寒光的尖端,让泽丝毫怀疑锥能将自己轻松的贯穿。

得计算防御所需要的,只想将防御法的效果提升最大,随式的勾勒一面圆形的透明护盾出现泽身前。

让人毛骨悚然的咯吱咯吱的声音断地传出,泽的脸留下了冷汗,所幸锥并没有完全穿透护盾,当锥停下时,爆碎成漫天的尘。

“这个小子的实,怎么这么恐怖?”

第一次对对手的实有了认识,泽的内心深处涌现出了一丝极淡的后悔,为什么自己要招惹这个表面人畜无害,其实动起手来比谁都恐怖的变态。

思绪泽的脑中飞速转动,却并想给他喘息的时间,明明穿铠甲后应该减缓的速度却变得更加恐怖,仅一个闪身就出现泽的面前。

想用背后偷袭的方式赢得胜利,想要对自己的实有个清楚的认识,可怜的泽恐怕还会认为这么做的他是个空有量没有脑子的家伙吧。

光芒涌动间,一根细长的锥出现被手中,以快若奔般的速度刺向泽周身的要害。

“WC,小子你玩真的!”

慌忙的再次凝聚出法护盾,这次的法护盾呈半圆型将泽的身体牢牢的护住,只消耗似乎很大。

咔嚓一声,锥的尖端应声断裂,却没有停下手中的动作,涌动间,锥再次变得完整。

破碎的声音夹杂锥断裂的声音断地响彻决斗场,场中除了高级班级的学生,所有同学都屏住了呼吸。

狂暴的气势疯狂地攀涨,如同打出了火气,断挥舞手中的锥,泽周身的护盾裂纹也越来越多。

“疯子!你这个疯子!”

气急败坏的断破口大骂,短短的几分钟对他来说像是地狱中行走了数日,眼前的身影如同疯一般断的击打护盾,泽的心中断的留下阴影。

锥的尖端再一次因大穿刺而破碎,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护盾已经因为受接连断的攻击充满了裂缝。

轻笑的声音传入泽的耳中,此时的泽听来,仿佛恶的奸笑声。

“没想你的胆子这么小啊。”

“什么!你说什么!我的胆子小?”

脸庞扭曲看没有限制的爆发出来,手臂断的凝聚

“给我死!”

从小被家族惯泽,第一次感觉自己出现了对人的杀意,一个天才最悲惨的事,就是遇了另外一个天才。

没有套路的向挥舞出手臂,因为高度凝聚而变成了青色的闪电从手臂暴射而出,此时的泽心中只有让面前的人消失的想法。

风属性没有保留的尽数融入体内,让的脑中传出了阵阵刺痛,瞬间爆发出的速度即使是闪电也比之

粗壮的闪电断地肆虐,将决斗场的地面破坏得一塌糊涂。

出现远的地方,感受了精神的疲惫,一脸暴怒的泽用近乎噬人的眼神看,脸出现了扭曲的狂笑。

“小子,准备受死吧,下一个法就让你永远地从这个世界消失。”

“哦,是吗,那我还真是荣幸。”

有趣的看对手,并没有打断泽释放法的想法,自己也正想趁这个机会好好的搞清楚自己的实

双手高高举过头顶,复杂的法符号交融成形状奇怪的式,若是能仔细观察,就会发现式呈现出扭曲的闪电形状。

“能让本少用出这个法,你可以安心的去死了!”

直径超过了10米的闪电球,缠绕断弯曲的电弧,为了使用这个法,泽将身体中所有的都注入了其中,而这也使得这个法的威又提升了一个级别。

“看来你搞错了一件事情啊。”

依旧是平淡得让人讨厌的声音,的话语中带笑意。

法越大,威就一定越强。”

耀眼的蓝色光芒的左手疯狂的闪烁,一根颜色比之前战斗中出现的所有锥都要深邃的深蓝色锥被凝结而出。

最后一丝属性被抽调而出融入了深蓝色的锥之中,伴随最后一丝的进入,锥开始发出诡异的蓝色光芒,的笑容蓝光的照耀下,显得是那么的恐怖。

“这场决斗...可以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