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暗流涌动

小说:没有魔力也能成为世界最强 类别:古代言情 作者:焱与娜米涅雅 字数:5708

眼前是如同梦幻般的世界,原本的景色,此刻被魔力与各种形态的符号所包裹。

“运用灵魂观察世界,会变得样啊。”

此刻低声道,向四处观望,水,地上,天空,都充满了神秘的符号,或者说,法则。

没事吧,从刚才开始小声说什么呢?”

偏过头,眼了佩妮菈的身影,但的视角,佩妮菈浑身都被彩色的如同水波般的魔力包裹。

“没事,只是想通了些事而已。”

没做过多的解释,再次紧闭上眼睛,下刻睁开的时候,世界再度恢复了平常的模样。

“好像,掌握到些诀窍了。”

看向自己抬起的,紧握掌,感受到了此时自己的同。

“走吧,佩妮菈,时候早了,我们应该回学院了。”

天边的太阳渐渐靠近了地平线,转过头对他的佩妮菈说到。

“今天的真是奇怪呢,算了,本少女心情好就意了。”

双臂抱胸前,佩妮菈看了眼,转身向返回的方向行去。

微微笑了笑,紧跟少女的步伐,夕阳下两人的背影,形成了美丽的画面。

回到学院,将佩妮菈送回宿舍,此时寻找位老师,站教学楼的大门处等候,终于见到了熟悉的身影。

“啊,是啊,有什么事吗。”

声音的主人拥有头冰蓝色的长发,波浪般的头发垂到曲线挺翘处,标志性的冰蓝色魔法书,正是要找的人。

“伊芙蕾雅老师,能帮我个忙吗。”

抬起,将黑曜石护腕展示给对方。

“请问能为个魔法器注入的魔力吗。”

伊芙蕾雅看向护腕,微微张嘴,有些讶异。

“可以是可以,要做什么呢。”

温柔的声音响起,与她的魔力属性形成巨大的反差,伊芙蕾雅的魔力蕴含冰的力量,对待学生却意外地温柔。

“我想感受同的魔力属性,决定自己以后的方向。”

随口说错的理由,看向伊芙蕾雅。

歪过头想了想,伊芙蕾雅靠近指点护腕的水晶上,冰蓝色的光芒从她触碰的地方缓缓闪动。

“好了,注入的魔力足够释放级魔法,我想应该足够了吧。”

“谢谢老师,那老师我先离开了。”

高兴的向伊芙蕾雅感谢声,转身离开了教学楼。

“真是个有趣的孩子呢。”

离去的身影,伊芙蕾雅转身向相反的方向离去。

冰蓝色的光芒上闪动,么切身的感受到了魔力的存。、

“冰属性的魔力吗,知道融入了什么样的法则。”

经过几天的查阅,更加确定了人类的魔力的属性,是因为融入同的蕴含法则的物体而获得的。

当物体的法则融入魔力,法则便会随魔力被隐藏于身体之,当人从外界吸收纯净的魔力时,会有部分魔力被法则同化成相同的法则烙印另外部分魔力

此时魔力就现了质的同,但是相对的,融合越是高级的法则,恢复相同魔力所需要的纯净魔力就越多。

上的魔力,突然闭上眼,再次睁开,眼已经亮起了奇异的光芒。

“似乎并是很复杂的样子。”

的掌心平放魔力前,开始调动自己的灵魂之力。

过去的几天有了很大的收获,次次的查阅获得了对法则与灵魂的些认知,通过实验,掌握了丝控制灵魂的方法。

的光芒更盛,周围的世界都因此变得更加绚丽了起来,左上的魔力,渐渐地有了动静。

丝丝冰蓝色的法则从魔力分离而,握住了分离而的法则。

眼睛的光芒突然转变为冰蓝色,此刻的世界转变成了片白色,踩无法看到的虚空之上,里是的灵魂深处。

周围的空间,偶尔飘过几道淡蓝色的法则,那是几天前知情的情况下烙印灵魂的水之法则。

“接下来,应该怎么做...”

停下了动作,知道下步应该怎样将法则烙印灵魂

张开紧握的右,冰蓝色的法则从上飘,闪烁微光。

种感觉,没有错啊。”

“看来需要些时间,还是先去做其他事情吧。”

么想,眼睛再次紧闭,睁开时已经回到了现实世界。

“接下来是个,知道能能成功。”

从桌上拿起颗透明的晶体,是从佩妮菈那里得来的魔力结晶。

“把结晶靠近里就可以了吧。”

将魔力结晶靠近左腕,黑曜石护腕上的水晶突然闪烁起了光芒。

“哦!”

惊奇的声音响起,魔力结晶化为白色的光点被吸收进护腕

“真是方便的魔法器,样我也算是有了操控魔力的方法。”

希斯所赠予的护腕,通过内部刻印的魔法阵与的灵魂相连接,可以通过灵魂控制护腕的魔力。

张开左,护腕上的水晶再次亮起,魔力的掌心处凝聚,形成了小的魔力球。

“应该算是个攻击段了吧,虽然感觉起来很弱就是了。”

安慰了自己几句,总比什么都会要强上些,开始了最后的试验。

“接下来才是最重要的啊。”

抬起,对上的魔力球,的眼浮现水之法则的形体。

神奇的事情发生了,魔力凝成的球体突然开始缓缓扭曲,变得缩小了许多,颜色也变成了淡蓝色。

“果然,真的可以,真的可以啊!”

颤抖的声音无法掩饰的激动,的内心此刻被惊喜和意外所充斥。

感觉自己与些魔力的联系,断的控制些被转化的魔力自己身边移动。

知道能能像正常的魔力那样凝成水呢。”

突然有些好奇,知道通过法则控制魔力与常人有什么区别。

“既然如此。”

眼睛再度亮起,灵魂下达了凝结成水的命令,而本来悬浮的魔力,突然变成了水砸到地上。

“成功了,我也可以操控魔力了!真的成功了啊!”

充斥的喜悦,举起臂大声的笑道,灵魂仿佛此刻都变得轻灵了许多。

感受到心逐渐减少的负担,的性格此刻也变得开朗了些。

下,就直为以后的生活担心了吧。”

满心欢喜的同时,房间的门传来了砰砰的敲门声。

“谁啊。”

“是我。”

佩妮菈的声音从门外传来,让想起了今天自己恢复上课的事情。

拉开房间门,佩妮菈正站门外。

“休息了那么多天,有没有变得正常点啊。”

“我直都很正常好吗。”

回答道,楼下走去,旁的佩妮菈撅撅嘴,小跑跟了上去。

踏入熟悉的教室,此时的教室还没有人,只有伊芙蕾雅坐讲台上低头看魔法书。

“哟,老师,早上好呀。”

活泼的声音打破了教室的安静,伊芙蕾雅抬起头,佩妮菈正向她打招呼。

同学,的精神好些了吗。”

向佩妮菈点点头,转头问的情况。

“老师用担心,已经恢复得差多了。”

“努力学习固然好,但是要学得太累哦。”

“知道了,老师。”

听到老师的建议,也点点头,转身走向自己经常坐的位置。

同学渐渐地来到了教室,最后名学生进入班级之后,伊芙蕾雅开始了今天的第节课。

的实力到底怎么样啊。”

正准备低头记笔记的,听到了小声的提问,叹了口气。

个问题已经问了我几十遍了。”

“还是都怪说,如果告诉我了我会继续问了嘛。”

自己的额头,再次感受到了佩妮菈的威力,突然偏头对她说到:

“很快就知道了,所以要再继续问了。”

说完,特意看向雷泽所的方向,又收回了目光。

“欸,什么时候啊。”

“等吧。”

再理会佩妮菈,继续的记录,节课就样匆匆地过去。

清脆的铃声响起,伊芙蕾雅强调了几个重点之后抱书离开了教室。

“找麻烦的来了。”

突然说了让身旁的佩妮菈没有头绪的话语,个熟悉的同学走到了的身旁。

“喂,小子,终于来上课了,我还以为害怕本少爷自己离开里了。”

来人正是雷泽,开学的第天就与有些小的冲突。

“害怕?我为什么要害怕,难道还能里动吗。”

“嘁,小子,别以为我没法对,半个月后的考核,可有场学生之间的对战呢。”

抬起头看向雷泽,无聊了摇了摇头。

“哦,是吗,那到时候再好好的交流下吧。”

“真是欠扁的语气啊,到时候我会好好告诉什么叫强大的。”

“好,好,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很明显,现对雷泽极其地无感。

“哼,到时候我看还能么平淡。”

撂下句话,雷泽走了教室,连看都没看眼,低头看上课记下的笔记。

“他挑衅欸。”

“对啊,所以我说会知道我的实力的。”

“那我还真是期待呢。”

教室,突然心有灵犀般看向走廊的转角。

“怎么了?”

“没什么。”

将视线收回,与佩妮菈缓步走下楼梯。

“真是敏锐的感知啊,似乎灵魂也很强大。”

个人影靠走廊后的墙壁上,露了淡淡的微笑。

“看来又有错的对了呢,呵呵。”。

回到宿舍内,次开始了对魔力的测试,经过天的时间,冰之法则已经完整的烙印的灵魂之

“冰属性的魔力,应该会比水属性的魔力强些吧。”

感受心处的魔力,点了点头,对桌子上的杯子,缓缓紧握。

“冰封。”

话语的吐,杯子的表面瞬间闪烁起蓝色的光芒,下刻,就已经被透明的坚冰包裹。

错啊,配合魔力就可以无视环境地创造冰了。”

通过冻结魔力形成的冰块,比用水冻结形成的冰更加的坚固与寒冷,作为攻击段的话,冰是个错的选择。

“那暂时就用冰属性魔力当攻击段吧,可惜的是没法通过式来释放魔法。”

或许才是比较遗憾的地方,无法用法则控制的魔力释放魔法,只能用最原始的方法来攻击敌人。

突然亮起冰蓝色的光芒,根修长的冰锥

“因为创造者是我所以会冻伤我吗。”

感受冰锥的温度,让满意地点了点头。

“需要找个人试验下啊。”

想起白天雷泽的话,笑了笑,送上门的测试对象,真是方便。

明天向老师请假去城镇看看吧,如果要战斗的话现的我还够。

么想,将冰锥重新化作魔力收入黑曜石护腕。

“呵,真是期待呢。”

床上,期待明天的事情。

清晨的阳光照亮了洛恩维瑟王城新的早晨,名男子正坐餐桌旁用餐,名卫兵匆匆地跑来跪了他的身旁。

好了,沃利尔大人,汉斯亨姆家族派来参加会议的大人他。”

听到汉斯亨姆的字眼,快速地转过头。

“怎么了,他怎么了。”

“我们王城东边的片平原上发现了护卫的尸体,大人乘坐的马车已经变成了碎片,周围还有大型魔法轰击的痕迹。”

“什...什么,大人他人呢...快说啊!”

“我们并没有找到大人的尸体,恐怕...恐怕已经遭遇测了。”

颤抖地说恐怖的事实,卫兵想象到,到底是多么恐怖的存能击杀那位大人。

下怎么办,汉斯亨姆家族的人死了我们的王城附近,恐怕...”

想到了最差的结果,立刻吩咐卫兵准备马车,就沃利尔思考如何解决问题的时候,个声音响起。

“呵呵,真是难得,居然也会么慌乱。”

大门处道身影走入,头银发的男子有趣的说到。

“维特,来得正好,最近王城附近现了些行踪可疑的人,以的力量,应该能够将他们找来吧。”

“呵呵,真是可惜,我已经尝试过了,恐怕他们至少都是与我同水平的强者,甚至。”

并没有继续说下去,被称为维特的男子悠闲地甩了甩

用担心,如今因为会议的缘故,个王城里聚集强者,我想应该会有人敢王城闹事。”

“希望如此,说起来,那个家伙现王城吧。”

提到那个家伙,维特原本悠闲的脸上浮现些奇怪的神色。

“确实,有他里,就算藏阴影的那些爬虫也只会躲走吧。”

“好了,我还有急事处理,定要保护好里。”

随意地摆了摆,维特拉来张椅子坐下,沃利尔才匆匆地离开。

“那个家伙如果碰到了那群人,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呢,呵呵。”

大厅,回荡诡异的轻笑声。

王城内,位黑发男子正缓慢地走道路上。

此次他前来洛恩维瑟,是为了件重要的事情。

“时间还有少,城里四处看看吧。”

么想,迈开腿向央的广场行去。

“喂,,我说个家伙啊。”

没走多远,突然听到前方有女孩子的声音,位红发少女正拽身边的人向他的方向走来。

“说好的先和我逛逛城里的,今天为了来,可是跟看守大门的老师浪费了很多时间呢!”

“再等下,刚才那个魔法盔甲我还没仔细看完呢。”

“真是的,快点啦!”

少女边拽边走,突然脚下被石头绊了下,向黑发男子的方向倒去。

倒进了个温暖的怀,少女微微睁开紧闭的双眼,与黑发男子紫色的眼瞳对上视线。

“啊,对起。”

挣扎从男子怀起身,佩妮菈向黑发男子表示歉意。

“没关系,走路的时候要好好看路啊。”

男子微笑也向他表示感谢。

“我还有事,再见。”

二人摆了摆,黑发男子继续向央的方向走去。

“佩妮菈没事吧。”

目送男子远去,偏过头,向佩妮菈道歉道。

“抱歉啊,想去哪个地方,我都和去。”

“哼,就知道顾自己的事情,下次来了。”

少女明显还气头上,将头拧到旁,想理会

为了提升实力,与佩妮菈约好来到王城购买些所需的东西,少女的心思进到城就展露无疑,如果还有正事,恐怕佩妮菈会拉他逛上天吧。

要生气了,最后样东西买到了就随逛了,再忍耐下,就下下。”

次看到露请求的样子的,佩妮菈偷偷地笑了笑,转过头看,装生气的样子点了点头。

“好吧,如果需要的东西买到了就陪我城里多走走吧。”

个麻烦的少女安抚下来,揉了揉额头,向路人确认了方向,对目的地走去。

“话说回来,到底需要的是什么东西啊。”

“哦,因为我需要风属性的魔力,但是学院里好像没有主修风属性魔力的老师呢。”

点了点头,并没有继续问下去,目的地终于和佩妮菈的视线

“老板,请问里有风属性的魔力结晶吗。”

推开门走进店内,边扫视边问老板。

“风属性啊,那个属性的魔力结晶可多啊,但是算来对地方了。”

推了推圆框的眼睛,老板弯身柜子悉悉索索地翻找

“给,就是要的魔力结晶。”

枚淡青色的魔力结晶被递到的面前,伸接过,仔细地翻看番。

“多少钱?”

感受到了结晶特殊的法则,点点头,向老板询问道。

“1000威斯,要觉得贵,块魔力结晶蕴含的魔力远超个价格。”

老板慵懒的回答道,他说的确实错,如果是因为个国家风属性并受欢迎,恐怕个价格还要再翻几倍。

将卡递过去,老板熟练地将卡的威斯转移到了自己的卡上。

“呵呵,小哥还真是好说话。”

将卡递回,老板笑说到。

“如果的东西能便宜点,么说我会更高兴。”

摆了摆佩妮菈走了店门。

去的身影,老板却突然坐直身体。

“那是,暗曜水晶做的护腕吗,他到底是什么人?”

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老板断地猜测的身份。

“看来有必要向家族汇报声了,如果有可能的话,真想见见个小家伙背后的人啊。”

“刚才那个老板人错啊,块魔力结晶里蕴含的魔力,恐怕再加1000威斯都为过啊。”

将魔力结晶握,佩妮菈微微感应其的魔力,惊讶的说到。

“确实错,过更多的原因是他想留去的魔力结晶吧。”

微微点头,却并没有觉得老板多好,只过是最简单的商人思维罢了。

买完了所需要的东西,并没有食言,陪佩妮菈足足逛了半天时间,才终于让少女意犹未尽地同意返回。

太阳快速地消失西方的地平线,迎来了黑夜的主场,洛恩维瑟王城场会议正秘密地进行。

“人终于到齐了。”

张用水晶雕刻的圆桌旁,坐四道人影,旁的石柱上插照明水晶,地上映拉长的阴影。

“赫淮托思失踪了。”

开口的是奥波卡利兹家族的代表,淡淡地说了让人震惊的消息。

“科克罗,确定说的事情是真的吗。”

有两个人发了同样的疑问。

“今早我收到消息,发现赫淮托斯大人的车队的残骸,其,并没有发现赫淮托思大人。”

另外个相对平静的人挥挥,沃利尔低头走上前,说了目前的情况。

“虽然赫淮托思很有可能被杀了,但是我还是派了搜寻队伍,希望能周围发现踪迹,但是。”

发言的正是洛恩维瑟家族的代表,也是如今洛恩维瑟王国的掌权者,事先收到了消息的加劳泽,并没有过于的失态。

“居然敢对汉斯亨姆家族些人,胆子很大啊。”

安德莱茵家族的代表缓缓说到,如果佩妮菈看到了他的话,恐怕会很惊讶的吧

“我赶来的途遇到了三个实力很强的人,知道件事与他们有什么关系。”

库洛修家族的代表睁开眼,露了紫色的眼睛,说件有趣的事情。

“呵呵,知道特莱奥阁下与他们交了吗?”

奥波卡利兹家族的代表感兴趣地问

“没有,毫无理由的情况下与三个可能是强者的人交可是非常礼貌的行为。”

淡淡的回复道,特莱奥对于奥波卡利兹家族,感到种说的感觉。

三个人种时候现,恐怕,是什么善类啊。”

了心的担忧,种时候洛恩维瑟,让加劳泽感到怀疑。

“最近,世界上的情况越来越动荡,些黑暗的人开始蠢蠢欲动了啊。”

突然从特莱奥嘴的话语,让气氛陷入了沉默当

“我们,是是也该采取些行动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