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安宁

小说:没有魔力也能成为世界最强 类别:古代言情 作者:焱与娜米涅雅 字数:2743

原本紧张的精神突然被放下,让此刻的状态些混乱。

预先想象中的几道身影都没出现,借助月光两人的面貌。

“你们.....”

干燥的喉咙中发出嘶哑的声音,手轻放在额头上,一边揉动一边调整己的呼吸。

出现在面前的身影,正神秘三人组中的克莱特尔和巴萨卡。

渐渐地从混乱中恢复,视线变得晴朗起的精神被调整到可以正常说话的水平。

“你的状态很好。”

“老大,你怎么?”

孩子般的声音响起,虽然话语中带冰冷,但也含另外一种情绪。

粗犷的声音则直截当地询问,话语中的担忧即使孩子也能听出

算太好,如果运气差一些的话,你们可能就等到我。”

慢慢地调整过,终于可以整理出一句足够概括现状的话语。

之所以会这么萎靡,因为的超速赶路。

当通过在佩妮菈身上留下的印记感应到危险时,就立刻用近乎极限的速度赶往佩妮菈所在的方向。

的战斗中,更因为瞬间控制过量魔力,导致精神被潮水般的疲惫冲击。

能够坚持到现在没昏迷,已经让到达极限的边缘。

“发生什么?谁对你出手吗?我这就去.....”

“好要大吼大叫的。”

原本憨厚的脸庞上,惊人的暴虐一闪而过,大声的吼叫被一旁的克莱特尔打断。

瞬间将声音收住,但仅仅刚才的大声,就让平复的精神被震得再度嗡鸣。

感觉到魔力被送进己体内,让的精神重新被拉回平静的边缘。

“我的魔法应该能对你些帮助。”

收回抵在胸前的手,克莱特尔冷冷的这么说

体内还精神,都暖流源源断地涌出,恢复的状态。

“呼,谢谢,感觉己活过。”

眼睛中带惊异,己的身体各处,摸摸因风吹而些冰冷的脸,重新回到正常状态。

五感恢复清明,连世界都因此明亮几分,突然从那种状态恢复,适应。

“既然恢复,就好好谈谈吧。”

“嗯。”

虽然想要立马躺在柔软舒适的床上休息,但既然刚刚帮助己的克莱特尔,然无法拒绝。

靠在大树上,视线在克莱特尔和巴萨卡之间回游动。

“好久见。”

“确实很久从上次见面后,将近一个月吧。”

上次的相遇,希斯曾说过很长一段时间内都会再见,想到这里,些在意希斯为什么没出现。

“你们两个...希斯他人呢?怎么没见到他。”

“他很重要的事情要办,现在脱开身。”

听到简短的回答,点点头,表示解。

“那,你们两个找我因为什么?”

“希斯东西让我转交给你。”

从衣袍下拿出一枚黑色水晶做成的戒指,递给一脸好奇的

抚摸水晶戒指,抬头向克莱特尔,等待对方的解释。

“这枚戒指用蕴含空间法则的一块水晶打造成的,用你的灵魂观察?”

兴趣彻底地被勾起,动用灵魂之力,瞬间明亮的眼睛,直直向手中的戒指。

“这,这?”

仅仅一眼扫上去,就让的眼睛些刺痛,密密麻麻的法则扭曲缠绕在一起,在水晶中缓缓地流动。

如果仅如此,会让眼睛生出刺痛的感觉,但若将这些法则放大数倍,就能发现这些法则由无数极小的法则连接构成的。

关闭灵魂之眼,视线终于回到现实,脑袋被刚才眼中出现的景象冲击得些颤抖。

“呵,以你现在的状态,还太久的好。”

“我差点就要倒下去,怎么提醒我一下。”

“只你的承受能力而已。”

至今为止见过最为复杂的法则,都及刚才一眼之中所见的千分之一,的理解再次被世界改变。

“这就希斯要给我的东西吗?什么用?”

“这个事情,还己听他说吧。”

“嗯?”

手中握的戒指突然发出振动,立马被庞大的力量拉入灵魂世界。

“这枚戒指你曾经送给我的,今天我把他物归原主。”

希斯的身影出现在的眼前,一片白色的空间中,希斯与他进行灵魂交流。

“这里面储存的一件东西,你曾经使用的武器,你可以己查。”

“用灵魂触碰就可以观察到戒指中的空间,可以用储存物品。”

“最后,要暴露你的能力。”

感知飞速的从灵魂世界退回,希斯的叮嘱牢牢的刻在的记忆中。

深呼吸,将刚才接收到的信息整理清楚,向对面的两人。

“我明白。”

“好,既然如此,我们两个就没必要继续待在这里。”

“老大,保重。”

收敛起的气息,即使也无法感应,巴萨卡打再见的手势,随后跟克莱特尔消失在的视线中。

可能因为在短短的时间内,经历很多超出原本的认知的事情,就连这种事,也变得见怪怪起

考虑到己的状态并很好,并没现在就探索这枚戒指的奥秘,此时的他,只想马上休息。

身体已经被克莱特尔治愈完全,连带精神也变得平静,将一些风属性魔力融入身,朝学院奔去。

此时,卓已经从另一条路赶到学院。

将马车停放在特定的位置,用些担忧的眼神向道路远方。

卓,他干什么去?”

听到涅雅的轻声,知该作何回答,如果告知她刚才的事情,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他这么想,但仅无声的沉默就足以让女孩察觉到什么。

将佩妮菈的头缓缓放平在柔软的座位上,用的衣服垫在下面,应该会使她感觉到适。

“怎么回事?”

从马车车厢中走出,卓望向远处的动作,涅雅的内心开始安起

碧绿色的眼睛内满担忧,面对卓此时的姿态,涅雅仿佛猜到什么。

“放心吧,以的实力,应该事的...吧。”

身前的卓向涅雅这么说道,连他己都感到话语中的真实。

听到充满确定的言论,涅雅已经确定,刚才走下马车因为遇到麻烦的人物。

“为什么要丢下一个人?”

女孩的话中,已经带上一些另外的情绪,质问卓的行为。

我要丢下他啊,他让我赶紧离开的。”

虽然在阐述事实,声音却极其地微小,当时的表情之凝重,让做出如此选择。

卓的回答虽然小声,但在如此安静的夜晚同样可以听清,只.....

能让说出这种话,那他遇到的人该多么恐怖?想到最坏的结果,涅雅的眼角处水雾凝聚。

“也许只他的朋友找他呢?要想的那么...严重。”

明白卓想要让己安心一些,但从目前的状况,真的可能朋友找他吗?

眼睛朦胧,手掌逐渐地用力紧握,即使指甲已经刺进柔软的掌心,涅雅也无法让己冷静下

女孩这副姿态,卓却无法说出什么用的东西,只能继续向远方,希望能够找到那个身影。

“他...会没事的...对对...”

声音已经带上颤抖的哭腔,今天的事情,在以前从遇见过。

无助地问向身边的男孩,却没法从他那里得到答案,即使乐观如卓,也无法说清此时的状况。

空气都在此刻变得冰冷刺骨,周围的一切都被灰暗的轻纱笼罩。

-----

“涅雅,那!”

激动的声音突然从身旁传出,让眼睛已经被泪水浸湿的涅雅卓所指的方向。

眼前笼罩的迷雾慢慢消散,视线聚焦处,一道身影正断地在远处放大

卓和涅雅出现在己的视野中,的嘴角挂上令人安心的微笑。

控制身体保持住平衡,将速度提升到会伤害到身体的极限。

!”

身形彻底出现在己的视线中,卓向奋力的挥手臂。

快速的闪掠,只用短短一分钟,就出现在卓和涅雅的面前。

“涅雅,你怎么哭,谁欺负你,告诉我,我去揍他。”

呼吸些急促,但强行控制住喘气的频率,涅雅湿润的眼睛,明白女孩的担忧。

伸出手将涅雅眼角处滑落的泪珠拭去,上前一步,手温柔地轻抚女孩的头,让女孩破涕为笑。

“你...回啦。”

“嗯,我安全地回,一点都缺。”

担忧在出现在己眼前时就已经尽数消失,涅雅紧握的手缓缓松开。

卓,做得错。”

“那当然,哈哈。”

也许想将担忧全部消除,卓哈哈一声,随后立马安静

“安全回就好啊。”

将涅雅的手拉起,借助一旁马车上的照明水晶,到女孩的掌心中,指甲用力留下的印记。

“我们走吧。”

“好。”

轻轻握女孩的手,卓背上马车上的佩妮菈,一起从学院大门处走进。

。”

“嗯?”

“下次要再己一个人留下。”

“嗯...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