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什么时候

小说:[综主文野]医药专精了不起啊? 类别:恐怖小说 作者:郑仁 字数:2871

治从横滨的街头拦下辆出租车,匆匆忙忙地赶在小时以内到达悦欢身显示出的GPS定位地点。

在过去的半小时里,悦欢的定位直在他手的接收器闪闪烁烁,但治仍然能够看得出悦欢行动的详细的路线。

其实不只悦欢,织田作之助身也被治放窃听器和定位仪,只可惜织田作之助在之前直被悦欢用[边城]覆盖,接收器没有办法显示出织田作之助的路线。

直到半小时后,出租车司机将车停在片树林外。

“到。”那位司机说道,“再里面就全树林,我的车没法走,只能自己进去。”

“没事。”治没有心思和这位司机多说些什么。他跨步下车,连车门都没有得及关,就又奔跑

接收器代表悦欢的那小点消失

代表织田作之助的那小点在他的接收器显示

秒,治口袋中的手机震动

“喂?”治没有停下脚步,他从口袋中摸出那只手机,靠近耳边。

“哟哒。”手机扬声器里传悦欢轻快得让他觉得刺耳的声音,“带人没有?”

“没有。”治边喘气边说,“不过送我的出租车Port Mafia的。”

“我借给的芥川呢?”悦欢问。

“他很快就会自己找过。”治简短地说。

“那有同意下。”悦欢说。

“同意什么?”治问。

现在应该看到。”悦欢的声音中带着似乎在看好戏的笑意,“快点,同意之后接受就行。”

头雾水地看到自己面前的虚空中出现光屏。

悦欢邀请加入帮会〈随时跳槽联盟〉,否接受他的邀请?]

[接受。]

[拒绝。]

治的眼睛亮,毫不犹豫地戳[接受]两字。

紧接着他的面前又出现光屏。

[帮主悦欢正在使用聚义令希望您能够去他的位置。否同意?]

。]

[否。]

治露出微笑。

他毫不犹豫的戳]字,下秒他就消失在原地……然后躺在悦欢的脚边脸懵逼地干呕

治还没有反应过就被悦欢按着用撸狗的手法撸把头发,紧接着他的面前缓缓浮现出行大字:【您已被悦欢踢出帮会。】

治:???

*

悦欢美滋滋看着脸懵逼地样子,摸出手机拍,打算做成表情包回头发给中原中也,让他也开心开心。

鉴于他主动接触治,导致[边城]也解除,所以他和治就出现在此时因为交战而面对自己这边的安德烈·纪德眼中。

安德烈·纪德瞳孔缩,紧接着他仗着织田作之助目前背对着悦欢和治看不到他们两,毫不犹豫地冲着他们俩人开三枪。

悦欢在看到安德烈·纪德的眼神凝固在自己和治身时就知道不对。

他甩开治因为头晕目眩而扶在他身的手,任由他重新头栽倒在地

没有[人间失格]的压制,[边城]在悦欢身迅速泛出碧绿的光芒将他彻底笼罩在内,紧接着双长的的筷子顺着他略宽的袖口落在他的掌心,纤长的手指转就有道墨意沿着筷子尖飞出,落在治身

三朵粉嫩的莲花虚影在触碰到治的瞬间就从那道墨意中绽放开,又有嫩绿的新叶光影从那三朵莲花的虚影中脱出,开始围绕着治旋转起

刻从纪德握在掌中的枪所射出的三发子弹到达治和悦欢的身边。

悦欢面前的两颗子弹枚穿透他的额头,枚穿过他的胸膛,但在绿光的波动下子弹竟然只像穿过三维投影般,对悦欢没能造成任何伤害。

治面前的莲花虚影轻轻摆动,立刻就有几片新叶旋转着前拂开打向治头颅处的那枚子弹。

新叶的光影消失

治毫发无损。

*

治拍拍身的灰从地,然后冲着安德烈纪德做鬼脸。但紧接着因为他爬起急,又阵眩晕感直冲脑门……于他就又趴下

悦欢给他的春泥护花也给他砸得削层。

织田作之助这时候已经抓住安德烈·纪德有些走神的机会,对着他的四肢连发四枪。

不杀我?”安德烈·纪德问他。

“我不杀人。”织田作之助说,“我开枪打人已经极限,我本甚至打算之后辈子都不用枪的。”

“但不用枪的杀人方法也有很多。”安德烈·纪德说。

“我没有那意思,我以后甚至不想伤害别人。”织田作之助说,“的部下听从的指挥杀死老板,所以我就打断的四肢,治不好的那种……因为老板也回不。”

“这帝给我的惩罚么?”安德烈纪德已经有些失血过多,他躺到在地感受着自己的血液从身体中流出,甚至连意识也有些不清醒,“我和部下们只想找到值得死的地方,而我们唯的希望……这有错吗?”

“没错没错。”织田作之助沉默会然后脸严肃地说道,“但们也得看看希望愿不愿意满足们吧?我明明说过因为我自己有梦想所以不能实现们的愿望吧?”

“咦,织田作这话说的好污哦。”治扒拉着悦欢的腿刚从头晕目眩中脱离,就听到织田作之助的这句话,“满足他们做什么啊,满♂足我啊。”

悦欢嫌弃地抖抖腿,把治扒拉着的手抖下去:“我看污的那,哒。”

织田作之助反而脸认真地说道:“嗯,会满足的,,待会我回去就给买蟹肉罐头。”

治愣住

他四肢投地跪在地,目瞪口呆地仰头看着织田作之助,过会才找回自己的声音。

治从地,随便拍拍身的灰,举起:“那我要……五十蟹肉罐头!”

“我觉得应该吃五罐头就饱。”织田作之助下打量治,顺手摸摸他的头,又摘掉他头缠着的绷带,“走吧,我们回家。”

*

“赶紧走赶紧走,我不想吃们俩的狗粮。”悦欢摆摆手,“明天记得去我那儿工啊,敢迟到早退,我就联系织田作给赔违约金。”

“喂喂,这就过分君!”治立刻撅起嘴嚷嚷道,“为什么让织田作赔违约金啊!”

“因为没成年。”悦欢理直气壮。

“那就成年?”治不服地哼哼唧唧,“我们同龄吧?”

“我国法定成年年龄十八岁。”悦欢咧开嘴露出标准的八颗牙齿官方微笑,“不巧,今年年底就我满十八岁的生日,的话,大概要等明年吧。”

“对哦。”织田作之助忽然恍然大悟地说道,“还没成年的话,他去那里工,就算雇佣童工?”

“那怎么能呢?”悦欢边在手机划拉出条短信通知异能特务科派人把Mimic带走逮捕,边完全不落下风地反驳织田作之助,“两未成年起开店的事儿,怎么能叫雇佣童工呢?”

“我们那明明实习嘛!”悦欢理直气壮地说道,“不信去查,试问谁不知道我悦欢医科大学的学生!而且森先生也知道我实习的!”

“时隔两年左右的实习?”治嘲讽地勾勾嘴角,“呵呵。”

不知道学医要学七年吗?”悦欢理直气壮,“我实习报告都写,实习单位也盖章签名,怎么就不能隔两年再实习?”

“盖的章怕不横滨港口船只运输株式会社?”治嘲讽道,“船只运输要鬼的医生?”

“但们也有医务室呀。”悦欢笑眯眯地说,“猜猜森先生给我写的什么单位?”

“横滨药科大学附属医院?”治切声,“我记得这家医院在Port Mafia控制下的,要处理尸体什么的方便的很。”

“……不,他给我盖的横滨港口医务研究所。”悦欢翻白眼,“行们赶紧走,记得绕开芥川龙之介和异能特务科。”

“呜哇!小蛞蝓的男朋友生气啦!”治蹦,拉着织田作之助的手就往门外跑,“快跑快跑,不然他要打人!”

织田作之助被他拽得踉踉跄跄,只得及挥挥手冲悦欢打招呼,就跟着治消失在阴影笼罩的楼梯口。

*

“那么,接下,就我们活人不医,死人更不医的事儿。”悦欢给躺在地已经陷入休克的安德烈·纪德挂握针,等他脸色好的差不多,就又给他商阳指,然后慢悠悠地开视频通话。

“哟,阿加莎·克里斯蒂小姐,代我向们国家的女王陛下问好。”他微笑,“Mimic已经由我委托的Port Mafia的人员全数解决,那么按照我们说好的——此后们不得插手亚洲切事务。”

“那当然。”阿加莎·克里斯蒂颔首。

东九区的横滨此时已近黄昏,但处于东区的伦敦仍然艳阳高照……而且连中午都还没到。

“那么,旦任何方有所违背——”

“他们的所作所为均为其自身本意,与吾等无关。”

应触犯规章及条律——”

“按其所在地法律制度处理。”

“无论此人何身份——”

“皆无外交赦免权。”

“当然——”

“仅限于不列颠相关人员。”

“其他国家——”

“不在此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