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线

小说:[综主文野]医药专精了不起啊? 类别:恐怖小说 作者:郑仁 字数:2731

听说影找自己,目前正在接手逆斩堂各项事务乐立刻放下了手中事情。

这儿有个任务,你来掌掌眼?”影见乐到了,也不客气,直接向扬了扬手中委托。

乐在影惊讶目光中,干脆地摘掉面具,接过那张委托单子迅速浏览了遍,这才坐了下来。

“张老爷?”乐挑了挑眉,“这不是广都镇那边地头蛇么?”

“可不是么。”影说,“下单义子中最小那个。”

“嘿?”听,乐了,“这小子不错啊,还晓得空手套白狼?”

觉得这后面有问题。”影说,“但是从情报中看,似乎看不出哪里有毛病。”

“那有什么关系?”乐接过情报仔细读过,将那叠资料丢回了书案上,“三大世家,南杨北柳蜀中,什么时候怕过事儿?”

“但还是觉得有哪里不对。”影沉默了会儿。

看你也别想太多。”乐笑了,脱掉了只手上手甲,用白皙修长得有些诡异手指戳了戳额头,“现在门主还是你伯父呢,就算出了啥事儿也怪不到你头上,你怕个啥子?”

“……还别说,就是怕。”影摇了摇头,“你想想上次,门主居然在战争那会儿,将暗器贩卖出去。要不是瞒外头瞒得好,老门主累积下来声望这会儿只怕已经被败光了。”

“行了,你也别担心了。”乐弹了弹手中那张纸,“你要是不放心,锅锅亲自去趟,保准完成任务。”

“如果感觉是对,那你会有危险。”影皱着眉说。

“没关系。”乐不知从哪里把自己面具摸出来戴好,“出任务,哪次没得危险?更何况,这个任务给带来利益足够可观。”

“更何况,就算失败了也没有关系。”乐脸上[独当面]上泛着危险银光,“你只消把所有问题往头上推便可,反正只要不损害到声誉,这点小事儿门主是不会管。”

“那你也不用亲自去吧?”影皱起了眉。

影,你记着。”声音有些低沉,“门主这虽然野心大,天资也不错,但是近些年心胸越发狭隘了。但是狭隘也有狭隘好处——只要你跟目标致,不做出什么可能会阻挠完成目标事情,就不会管你,甚至还会保你。”

“但是,倘若哪天你做事情触犯了利益,妨碍了完成目标,会把你所有做错没做错起清算。”

“要知道,咱那个伯父……记性可是好得很呐。”乐把手甲重新带上,幽幽地道,“所以你最好不要跟门内部任何个势力走太近,免得让那个好伯父提前对你动手。”

“在完全掌握权利,对门进行彻底改革之前——”乐看着影,两眼睛互相对视着,异口同声道,“不能暴露关系和目。”

“你可以滚了。”影指着门口,毫不客气地说。

*

表兄弟还在商量要不要接这个任务时候,精英弟子已经将张府守了个严严实实。

因为沈悦欢在向发布任务时候,只说明要保护张老爷,并没有向要求同样保护三个,因此沈悦欢和太宰治仍然能够趁着房中时,通过笔纸交流双方情况。

“你那边委托下好了?”沈悦欢手执支毛笔,沾了清水在木桌上笔走龙蛇。

“当然。”太宰治同样捏着支毛笔,在木桌上书写文字,“但是门肯定不会因为你之前跟中也提过原因,就接下那个任务。”

家可是能靠倒卖暗器发国难财家伙,哪里能看得上这点小钱。”沈悦欢讽刺地勾了勾嘴角,擦去了桌上水痕,“是因为名声。”

明白了。”太宰治眯了眯眼,“是为了所谓惩奸除恶吧?”

“没错。门要名声,而要钱。”沈悦欢点了点头,“所以当然也不是什么好。”

“所以当然保护不了张老爷。”太宰治写完了这句话抬起头,这才看到沈悦欢和几乎同时也写了句话——

“所以当然知道动手门。”

对视了眼。

“接下来就是矛盾了。”太宰治写道。

“所以需要隐元会在其中搅浑水。”沈悦欢敲了敲桌子。

“等门和反应过来时候……”太宰治露出了个狐狸般笑容来。

早就已经在万花了,而且还会对感恩戴德。”沈悦欢同样笑得像只狐狸。

“等隐元会也搞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时候……”太宰治和沈悦欢相视而笑。

已经解决问题,回到横滨了。”

*

没过几天,广都镇就出了个大新闻。

那个为非作歹张老爷死了,据说有雇佣了杀手,在某天晚上趁着张老爷想要摸进收养义子之房间时,箭穿心。

张老爷挣扎着踉跄了几步,随后噗通声倒在了那间房子门口。

几乎是在张老爷倒下去时候,就冲了进来,却什么也没有看到。

张老爷前段时间刚收了没多久三个义子很快就摆脱了嫌疑,因为三个基本都是睡在同间房里,这点张家都能够作证。

但是那枚羽箭同样说明,杀死张老爷同样不好惹。

所以官府捕快最后把这桩案子记为了“法定案”,随后就将它丢进了档案室,和以前那些头公案起,再也不见天日。

但是知道杀死张老爷究竟是谁。

那支羽箭上几乎可以说是正大光明地刻着印记,仿佛是对挑衅。

“抱歉。”掌门匆匆赶来,“是门下弟子办事不力。”

妨。”沈悦欢脸淡漠,仿佛张老爷去世对来说,不过是稀松平常件事而已。

开口就直接点出了掌门最重视那件事:“那三十万白银不会收回,因为接下来兄弟三要去万花,希望您能几个弟子送程。”

“这是肯定,多谢您宽容。”掌门冲着沈悦欢点点头。

为了整个门没办法再端着掌门架子了。现在论是谁,只要能给钱财,哪怕要喊爸爸,也会喊下去。

但是那些曾经这样对待过都死在了手下。

掌门眯了眯眼睛,在沈悦欢转过身去同中原中也说话时候,用阴鸷眼神看着,脑海中已经想好了沈悦欢十几种死法。

“对了。”掌门还没有来得及收回眼神,沈悦欢就转过了身,“在你眼皮子底下杀了你目标,您打算就这么放过去吗?”

门毕竟都是蜀中门,总要和谐共处嘛。”掌门打了个哈哈,“对于送您三位去万花,您有什么要求吗?”

“不超过五个。”沈悦欢说,“轻装上阵。”

掌门端着和蔼微笑点了点头:“去安排。”

但是当出门,立刻就翻了脸。

“你去通知所有弟子。”对侍立在弟子说道,“让去给好好查,是哪个龟儿子把面儿往地上踩。”

“是!”那弟子点点头,便带着挂在腰间剑匆匆走了出去。

*

动作很快,几乎是第二天,就安排了五个精英弟子,驾着架马车,带着太宰治、沈悦欢和中原中也出发了。

“你[边城]可真好用。”太宰治坐在马车里摇头晃脑地说,“估计谁都没想到,那只羽箭上门标记是你刻。”

中原中也此时并不在车里。

次见到马匹已经兴致勃勃地跟着那些弟子出去骑马去了,车里这会儿只有沈悦欢和太宰治,车外也只有三位弟子守着。

所以沈悦欢索性开启了[边城],将自己和太宰治笼罩在内。

“所以很快就会发现,那个标记并不是。”沈悦欢叹了口气,“可惜了,要是那个朋友在……”

“你朋友?”太宰治挑了挑眉。

是七秀坊。”沈悦欢勾了勾嘴角,“做手工手艺可好了,说不定刻出来门标记足够以假乱真。到那个时候,门发现都会晚些。”

“所以也没想到,杀掉只是[边城]里你凝聚出来傀儡,真正张老爷早在五分钟前被你杀死了。”太宰治用自己右手托着自己腮帮子,含糊不清地说。

“所以也没有想到,有能在门和眼皮子底下,早于杀掉目标,甚至还送了下过来做任务门弟子。”沈悦欢笑眯眯地说。

“那三十万两白银你是真打算给?”太宰治挑了挑眉。

“为什么不?”沈悦欢转头看向太宰治,“反正马上就要自己找死了。”

“那么接下来就是让知道——”

“那枚根本不是门弟子刻印记——”

“其实是隐元会成员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