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三章 惊魂一刻!

小说:绝恋焚情 类别:架空小说 作者:莫紫鸢 字数:2092

天刚微亮,钟兴宇和就已经动身去寻找沼泽了,只他们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怎么办,到哪去寻找沼泽呢?找不到就没法找到百味草了!”焦急的

啊,里都平地,哪来的沼泽呢?”钟兴宇郁闷的。他不停地四处,希望能找到什么线索。

也在四处查,忽,她发现了直小型花纹兽,花纹兽就种身上有波浪形花纹的低级魔兽,他般生活在潮湿地区,比如沼泽!“兴宇,快!那花纹兽,我们跟着它应该能快点找到沼泽了!”轻声对钟兴宇

钟兴宇,真的花纹兽,花纹兽似乎也察觉到了他们,于它快速的掉头逃跑,钟兴宇它要跑,就连忙道:“我们赶紧跟上!”着二人便立即跟着它跑了起来。二人直跟着花纹兽穿过了茂密的树林,差点跟丢,又穿过矮木从,最后又跑了大约十分钟,终于到了沼泽,花纹兽嗖的下不知道钻到了哪里。钟兴宇赶紧停下了脚步。

“小,前面沼泽,我们先别过去,万掉下去就麻烦了。”钟兴宇谨慎地。他小向周围,发现里有些过于安静,不免有些不安。

二人站在沼泽地旁边,不敢上前,因为不定里面就有在等着他们,要靠的太近会非常危险。片沼泽非常广阔,在中位置上有小片平地,上面生长了些长白色果实的像草样的青色植物。百味草了,些百味草生长密集,似乎还有淡淡的清香,但都被沼泽的腐朽的气味给掩盖了。

定有了,你那些百味草外围的比内圈的矮的多,刚刚采过,百味草刚生长出来,所以才会高矮不下麻烦了!”担忧的

,原本平静的沼泽开始咕噜咕噜的冒泡,发出些诡异的声音,二人立刻警惕起来,准备随时动手。嘭!哗啦的声,个巨大的身影遮住了阳光,迸溅的水花溅落到了二人的身上,他们连忙后退。它就恶兽中最厉害的恶兽之王——身长至少十米,身体深绿色的,上有褐色花纹,墨绿的眼睛贪婪的盯着二人,恐怖的大嘴中血红色的蛇芯发出嘶嘶的声音。“哈哈哈哈!人类!嗯,不错,很久没有人敢来我里了,来今天可以改善下伙食了!哈哈~!”上去很凶猛,可它的声音竟非常动听,还带着些许妩媚!

钟兴宇惊,惊呼道:“糟了,它至少只紫级魔兽,我们都青级,来遇上麻烦了!”出来了,不禁皱起了眉头。

会你想办法去那百味草,我来引开它!等会我会惹怒它让它去追我,你就赶紧趁机去摘,动作要快!”钟兴宇小声的对道,点了下头,定要小!不要逞能!撑住,我摘完就去帮你!”

钟兴宇点点头,后对叫嚣道:“,想要吃我!那就你有没有个本事了!我根本就不敢出片沼泽!”着嘲讽的笑了下。

听,钟兴宇竟么嚣张,它立即就愤怒的吼道:“小小人类竟跟我叫嚣!那我就先吃了你!我敢不敢出片沼泽!”完巨大的身躯扭动了几下就已经来到地上,钟兴宇冲使了个眼神,后就转身想林子中跑去,紧追不舍。钟兴宇跑开以后,不敢延误,连忙想办法拿到百味草,后好去就钟兴宇。

向后退了几步,后猛冲刺向沼泽,她在跑的同时拿出随身携带的绳索头抛向沼泽中央的平地,另端向后飞缠在了颗大树上,她双手握住佩剑的两端滑了过去,飞快的把百味草都摘了装进戒指中,后又滑了回去,到地上以后,她收起绳索,立刻去救钟兴宇。

此时的钟兴宇正在拼命地跑,他恨不能飞起来了!而身后的紧随其后,边跑边:“刚才你不还很嚣张的吗?怎么现在还要逃跑啊?哈哈!”钟兴宇根本没话,他边跑还要边寻找脱身的办法。从另边抄近道过去,终于二人接上了头。

“兴宇!里!”大叫道。钟兴宇在焦急的等着,他惊叫道:“快跑!”完立即取出个黑色的小瓶子,他回头,对准了它扔了过去,顿时黑烟弥漫,什么也不清了。后钟兴宇拉着躲到了个大石头后面,赶紧施了术,把二人隐藏了起来。

“混蛋!什么!你们竟敢戏弄我!我定要生吃了你们!”愤怒的吼叫道,巨大的身体不断地扭动,打断了周围的树木。

术里钟兴宇在大口的喘气,刚才的奔跑让他消耗不少,而且他只有青级,术最多坚持十分钟,现在必须想个办法,那黑烟很快就会消失的,等见了就更危险了,难保它不会发现术。“怎么样,拿到了吗?”钟兴宇问道。

“嗯,现在怎么办?恐怕你的个法术坚持不了多久吧!我们必须要赶紧想个办法,不能样坐以待毙!”焦急的,她正在努力的想办法。

钟兴宇稍微平复了下,神情凝重的:“没错,个法术最多坚持十分钟。我们要怎么才能逃出去呢?”钟兴宇也在努力的想办法。二人正在努力的想办法逃生,而已经把黑烟驱除干净了,它怒视着四周,嘴里发出嘶嘶的声音,蛇芯不断地摆动。突,它向了石头!

“不好!它发现我们了!小!”钟兴宇里,就知道它发现了,所以他赶紧挡在的前面,术啪的声就碎裂了,还没反应过来,钟兴宇就已经扑向她二人翻了个滚倒在旁,的蛇尾重重的打在钟兴宇的背上,钟兴宇的头发顿时被划断成了短发,而他的背上也出现了三道血痕。

惊叫道“兴宇,你没事吧!”她惊恐的正在既愤怒又不屑的着他们。

“还好,不过现在我们完了!”钟兴宇忍着疼痛慢慢靠近二人,二人的沉入了谷底,现在的他们肯定打不过的,跑也跑不过它,只能等死了。忽感觉头有点疼,她

现在非常高兴,又能吃到人肉,对于它来大好事!可,当它的眼睛时,竟好像到了什么恐怖的东西,不敢上前了!

“它怎么了?为什么不过来了?”钟兴宇疑问道。摇摇头什么也没

好像下定了什么决后它张开血盆大口两颗毒牙立即喷出黄色的毒液,钟兴宇和躲闪不及被毒液打中,顿时晕了过去,转身就要逃跑,可惜逃不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