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章 半月的伤口

小说:绝恋焚情 类别:架空小说 作者:莫紫鸢 字数:2041

晚上,钟兴宇正自己房间研究怎么用幻心给他紫晶石做手链,正犹豫时候,天涯走进来。天涯进去钟兴宇都没发现,他轻轻走过去,见钟兴宇还没发现,忽然他猛然拍一下他肩膀,把钟兴宇吓一大跳。

想什么呢?这么专注!连我走到身后知道!”天涯疑惑道。

钟兴宇回过神:“没有什么,就幻心让我帮做一条手链,我正琢磨怎么给做。哎,正好,天涯大哥,既然过来就帮我想想办法吧?”

“手链?用什么做啊?让我。”天涯反正也没事,正好钟兴宇开口就想帮他一下。

钟兴宇把紫晶石拿出递给天涯,天涯接过去一,有些疑惑:“这,这紫晶石吗?幻心怎么也想起来用这个做手链啊?”

“那天我们一起街上走忽然就,然后就买下来。正好我会做首饰,所以我就帮做个手链。”钟兴宇虽然幻心事,可他脑海里却想起来当初阿紫见紫晶石情景。“实话,天涯大哥,到这块紫晶石就让我想起来阿紫,当初大街上紫晶石,然后我就买下来偷偷一条项链,当初还帮我呢!可惜,知道阿紫现哪,过得好好!”钟兴宇就有些伤心。

“兴宇,我知道,要想开一点,阿紫错,我们谁也无法预料到会发生那样事,难过也无济于事。”天涯安慰道。

钟兴宇摇摇头:“,我知道玄天派,只知道哪个,十年,我们早已认出对方。如果我找到,我愿意弥补!”

“那准备怎么弥补想过吗?”天涯皱眉问,这一问就把钟兴宇问懵,他确实没有想过要怎么去弥补阿紫。

钟兴宇茫然啊,自己要怎么弥补?我早已什么少爷,什么都没有,就找到阿紫又能怎样!)!想到这钟兴宇无奈自嘲一下,他忽然发现自己好幼稚。

天涯到钟兴宇这样,心里也有些难过,他拍一下钟兴宇肩膀安慰:“兴宇,很多事我们能够左右!如果和阿紫真有缘,就们像个万里也能走到一起,可如果们真无缘,就算面对面也认识!要太执!有时候放手也一种解脱。”钟兴宇天涯,知道他为自己好,所以钟兴宇点点头,把天涯话记心里。

半月整整昏迷三天,知道第四天清晨才想过来。“嗯?这哪里?”半月觉得自己好无力,努力想坐起来,可也只起来一点。

“呀!半月姐,啦!太好啦!”蓝灵兴奋大叫道。一旁正趴桌子睡觉塔雅都被惊醒连忙用手捂住蓝灵嘴对:“嘘!小声点!小心吵到半月姐!”蓝灵被嘴没法话,只能用手指指身后半月。

干什么呢?”塔雅问,向身后一眼,要紧,一也惊叫起来:“哇,半月姐,什么时候醒!太好终于醒!”塔雅立刻走到半月身边,心疼

蓝灵:“哼,还让我小声点,自己声音比我都大!”撅起小嘴。

塔雅扶半月,让半月坐起来。“公主,一直都桌子上吗?”半月惊讶问。

“可么,昏迷这三天,塔雅一直就桌子上趴,谁劝都没用。”蓝灵道。塔雅连忙向蓝灵,:“好啦,就知道!半月姐,其实也没什么啦!哪睡都一样,没事!”

半月自责:“都怪我,但没有保护好,还让为我担心!对起,公主,我甘愿受罚!”

塔雅赶紧安慰:“没事没事,半月姐,什么受受罚呀,要,我早就没命!我怎么会罚呢?对,半月姐,以前中过毒啊,能能让我们一下伤口,定幻心他们可以帮解毒呢!”

半月一听,连忙眼神闪烁把头别到一边:“,公主,们弄错,我没有中过什么毒,没有!没有!蓝灵,公主肯定很累们快去休息吧!快去吧!我没事。”半月向蓝灵,蓝灵没办法只好来塔雅走出去。们走后,半月独自床上默默地哭起来,哭得很伤心,却还要努力忍住声音,让别人听见。

塔雅被蓝灵拉疑惑问:“为什么半月姐愿意告诉我们呢,一定中过毒,幻心一个人错有可能,但可能两个人都错吧!”

“谁知道呢!算,既然半月姐愿意我们就要问,那毕竟隐私,我们要逼定会让更伤心!”蓝灵拉塔雅。二人正,幻心迎面走过来。

“蓝灵,塔雅,们怎么半月,半月醒?”幻心问道。

“嗯,半月姐刚醒,刚才我问以前有没有中过毒,我们弄错,这到底怎么回事啊?”塔雅急地问。幻心也很疑惑,明明查出半月体内还有一种毒,可半月却矢口否认,这到底怎么回事,幻心一时也想通。

可能弄错,兴宇也确认过可能我们两个人都错吧。难道,这其中有什么可告人隐情?”幻心猜测道,相信自己

幻心几人把钟兴宇三人都叫过来,准备商量一下半月事,这可能关乎到半月生死,所以几人敢怠慢。“会半月姐吃什么东西或喝什么东西才中毒,所以根本就没有伤口!”蓝灵忽然想到这种可能。

会,如果半月吃东西中毒,那应该腹痛,可能头痛。一定伤,然后毒随血液流到头部,然后那些毒可能就头部堆积起来,渐渐半月才会开始头痛。”幻心否定蓝灵猜测,把自己分析出来。

天涯赞同点点头:“嗯,我觉得也,或许伤口离头部远,然也头部堆积。”

钟兴宇一直思考什么,忽然,他抬头问道:“塔雅,半月什么时候开始带面具?”钟兴宇这么一问,塔雅有些疑惑钟兴宇为什么会这么为。塔雅仔细一下。

“我记得从我见到那天起,就一直戴面具。怎么,问这个干什么?”塔雅疑问道。

听到钟兴宇问题,幻心突然感觉眼前一亮,敢相信钟兴宇:“兴宇,难道觉得半月伤口——”

“脸上!”钟兴宇和幻心异口同声道。此话一出,众人惊愕!这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