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动手

小说:十方圣主 类别:浪漫言情 作者:一笔一画一春秋 字数:2390

二级聚阵法不似一级阵法那般简单,它所需要的步骤极繁复,不管对线条精妙的画,还阵师的功底要求,又或者绘制整个阵法所需要的等等都极其依赖。

恰恰极有可能会承受不住庞大的消耗导致前功尽弃,所以他并没有率先提笔制,将笔尖含嘴里略微思索,凭借着自己对阵法的理解先大致脑海模拟了一遍。

以他目前的状态来说,直接二级聚阵显然不理智的。

思考片,李准备分三个一级聚阵来分别制,先着手完成每道一级阵法的画,最后再笼统的将他们相互连接一起,形成一个完整的二级聚阵法!

想到里,李深呼一口气,便拿起笔开始着手画第一道一级聚阵,随着他动作的起伏,他体内的仿佛从解脱似的符箓欢呼跳跃着,每一笔的成功落下,总会有细微的源源不断的出现符箓之

若让其他阵师看到李阵手法,恐怕会惊得下巴都掉下来,阵法讲究的心神凝定,一线完通,如果不能一次性的将阵法画完整,那么之前所的线条便会转瞬间失效,就需要阵师再重新使用符箓来画阵法!

精明之处便他分开的不线条,而将阵法,种骇人听闻的方法,若不那些资历极深的阵法大师,根本不敢去想,更别说自己用于实践去。

可李谁?它阵尊者唯一的关门弟子,天赋极佳,而阵尊又天峰派曾下先天阵法封印赤幽邪三千年的仙人,放九州,说阵师的鼻祖也不过。

最后的一笔缓缓落下后,李精神不振的萎靡下去,如果个时候有人来杀他,那么除了自己之前下的那道缚身阵之外,他现已经没有多余的能顽抗了。

再将自己体内的激发出来的同时,势必要承载肉身遭受劳累后呈现出的段衰弱期!

不过阵有如炼丹和铸器,磨练自己精神的同时还能压榨肉身,从另一种程度说,不失一种训练肉身的好办法!

但并不所有人都能成些特殊职业者的,想要成一名受人尊敬的特殊职业者,你必须要有着极强大的精神首要条件,其次,还要有过人的天赋和能,比如炼丹时对于火候的掌控,阵时对于线条的完美雕,铸器时对于兵魂的感悟等等,最后,还要有人指点,不然窍门都摸不着,更别提以后会有多大的造诣。

正因种种极的条件限制,所以使得九州大陆的特殊职业者极稀少,至于那些颇高级的特殊职业者,更显得凤毛麟角,而种能够帮别人提升实的职业,武道尊的大陆,其神圣的身份自然水涨船高,愈来愈让人尊贵!

……

休息了一会儿,开始用原始的那种打坐方法恢复

数个时辰过去,李感到体内的又饱满起来,又投入了无休止的画之,当第二道一级阵法制完成后,李露出满意的笑容后,又马上遁入了恢复的冥想去。

昏的黄点渲染着天空,月有些许已悄然挂上,显得宁静且又端庄,点点月光从窗外映入,一盏琉璃制造的油灯散着微弱持久的光芒。

少年眼神笃定,一缕缕气从他的手导入了笔尖,它提笔豪迈的符箓画着,极具奔放而有浓烈的线条黑暗忽暗忽明,李似乎回到了以前意气风发的时候。

最后的步骤,也困难的地方,如果不能将之前下的三道阵法有序的连接起来,那么所有的努都将白费,而源魂笔也只剩下最后一次可以阵的机会。

只容成功不容失败,李的两额已经有细汗流出。

笔落,李松了一口气,微微看了一眼手的符箓,随后将它抛到空,双手快速打出一个奇异的手印,嘴念念有词:“临兵斗者皆列阵前,聚阵,启!”

话说间,符箓像似有意识般的悬他的头顶,一瞬间光芒四射,像巨大囚笼般将李笼罩下来,阵法的周围有着密密麻麻的琉璃光芒。

阵之,只觉得一股清凉的感觉从他的身体漫过,遁入他体内的百位穴,快速的恢复着他体内的消散的

“四倍的效果!”

砸了砸嘴,阵虽然只品精造的阵法笔所,但他对个结果也满意。

有着种聚阵作辅助,李感觉要不了多久,他就能迈入五重肉身境!

境界愈到后期愈难突破,李之所以那么有把握,全然阵所具备的效果实逆天,而且,他还可以卖掉阵,换一只更好的阵法笔,等他有了足够的钱后,那四海商会的那些锻炼肉身的大补药岂不就可以被他奢侈的使用。

两者相互结合之下,他的实恐怕会有突飞猛进吧。

“临兵斗者皆阵列前,收。”

再次打出一个手印,念了一句咒语,阵法便突然间像受到了巨大的吸扯回到了符箓之,符箓亮起的光芒一闪而逝,此一张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符箓了。

本来满打满算也需要三四天才能完成的阵法,现只用了一天不到的时间,有些超出李的预料,他将聚阵和阵法笔收好,也没什么随身携带的行李,草草的出门了。

间客栈的生意并不好,也许位置颇偏僻的原因,放眼望去,宽敞的大厅也只有两个少年,两人年纪相当,穿着也比较朴素,看起来十七八岁的模样。

掌柜打着古旧的算盘,像往常一样坐大厅理财,看到李下楼时,他的手略微停顿了下,像并没有察觉似的,继续做着手头的事,却对着正给客人端茶倒水的店小二使了一个眼色儿。

店小二会意,挂着爽朗的笑容,挡了李年前,笑道:“大人,要去哪里啊?”

客栈的两名少年看到店小二的动作,又瞧了瞧李,那双眼睛突然间就移不开了,两人对视一眼,心无比惊讶,人竟阵师?!

“去四海商会。”李并没有什么隐瞒,点了点头道。

“大人不要多住些时日么?”掌柜闻言,停下了手的算盘,从大厅走了过来,脸庞带笑的说了一句,只已经没有了之前的那种尊敬,看向李的目光,犹如待宰的羔羊,想必已经知道李四重肉身境的实

不耐,语气还有些怒意,皱眉道:“我想走就走,想留就留,难道还用得着向你汇报?!”

“那自然。”掌柜堆着老脸笑道:“只大人,我里有一支阵法笔,想要拿去四海商会卖掉,但又不知什么品阶的,大人可否我参考一二?”

“哦,那倒无妨。”李点了点头,虽然他知道掌柜的故作玄虚,并没有安什么好心,不过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自己有着一道缚身阵手,又有什么好害怕的呢?

“如果你迫不及待的求死,那我就成全你们。”李暗道。

真正的强者,敢于向巅峰攀爬,勇于奋进的,不惧任何挑战的,对于弱者的猖獗尖叫,李一笑置之,或许他曾经问鼎过那种境界,所以心境一定程度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面对些蝼蚁设计出的阴谋诡计,只觉得可笑至极!